草叶集4正文

草叶集4

    里的华屋。

    我手掌上一个极;

    喜爱本地人,喜爱外地人,喜爱新知和旧友,

    喜爱美丽的女人,也喜爱面貌平常的女人,

    喜爱摘下了头巾委婉地谈讲着的江湖女人,

    喜爱粉刷得洁白的教堂里面的唱诗班的调子,

    喜爱出着汗的美以美会牧师的至诚的言语,露天布道会给了我深刻的印

    象;

    整个上午观览着百老汇商店的橱窗,将我的鼻尖压在很厚的玻璃窗上,

    当天下午仰面望着天空,或者在,没有哲学,

    我不把任何人领到餐桌边,图书馆或交易所去,

    我只是领着你门每一个男人和每一个女人走上一座小山丘,

    我左手抱着你的腰,

    右手指点青大陆的风景和公路。

    我不能,别的任何人也不能替代你走过那条路,

    你必须自己去走。

    那并不遥远,你是可以达到目的的。

    或者你一出生就已在那条路上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或者它原在水上陆上处处都有。

    亲爱的孩子哟!背负着你的衣包,我也背负着我自己的,让我们迅速地

    走上前去,

    我们一路上将取得美妙的城池和自由的国土。

    假使你疲倦了,将两个行囊都给我吧,将你的手扶在我的身上休息一

    会,

    适当的时候,你也将对我尽同样的义务,

    因为我们出发以后便再不能躺下休息了。

    今天在天晓以前我爬到一座小山上,望着那拥挤不堪的天空。

    于是我对我的精神说:当我们得到了这些星球和其中的一切快乐和知识

    的时候,我们将会以为满足了么?

    但我的精神回答说:不,我们将越过那些,继续向更远的地方前进。

    你也问我一些问题,我静听着,

    但我回答说我不能回答,你必须自己去找答案。

    亲爱的孩子哟!略坐一会吧,

    这里有饼干吃,这里有牛奶喝。

    但当你睡一觉恢复了精神又穿上了新衣后,我便吻着你和你告别井为你

    打开你可以走出去的大门。

    你己沉于可鄙的梦想很久了,

    现在我为你洗去你的眼垢,

    你必须使你自己习惯于耀眼的光和你的生命的每一瞬间。

    你胆怯地紧抱着一块木板在海边涉水已经很久

    现在我将使你成为一个勇敢的泅水者,

    跳到海中间去,然后浮起来,向我点头、叫喊,并大笑地将你的头发浸入水里。47

    我是运动员的教师,由于我的教导而发育出比我胸部更宽的人,证

    明了我自己的胸部的宽度,

    最尊敬我的教导的人,是那在我的教导下学会了如何去击毁教师的人。

    我所爱的孩子,他之变成为一个成人并非靠外来的力量,而是靠他自己,

    他宁愿邪恶也不愿由于要顺从习俗或由于恐惧而重德行,

    他热爱他的爱人,津津有味地吃他的牛排,

    片面相思,或者被人轻视,对他说来比锐利的钢刀切割还难受,

    他骑马、拳击、射击、驶船、唱歌或者弹五弦琴,都是第一等好手,

    他喜欢创痕,胡子和麻子脸胜过油头粉面,

    他喜欢那些给太阳晒黑的人胜过那些躲避阳光的人。

    我教导人离我而去,但谁能离我而去呢?

    从现在起无论你是谁我都永远跟随着你,

    我的言语刺激着你的耳朵直到你理解它为止。

    我说这些事情并不是为了一块钱,也不是为了在等船时候借以消磨时间,

    (这是我的话,也同样是你的话,我此时权作你的舌头,

    舌在你的嘴里给束缚住了,在我的嘴里却开始被解放了。)

    我发誓我永不在一问屋子里面对人再提到爱或死,

    我也发誓我永不对人解说我自己,只有在露天下和我亲密的住在一起的男人和女人是例外。

    假使你愿意了解我,那么到山头或水边来吧,

    近在身边的蚊蚋便是一种解说,一滴或一个微波便是一把宝钥,

    铁锤、橹、锯子都证实了我的言语。

    紧闭着的屋子和学校不能够和我交谈,

    莽汉和幼小的孩子们都比他们强。

    和我最亲近的青年机器匠了解我很清楚,

    身上背着斧头和罐子的伐木工人将整天带着我和他在一起,

    在田地里耕种的农家的孩子听到我歌唱的声音感到愉快,

    我的言语在扬帆急驶的小船中前进,我和渔人和水手们生活在一起并喜爱着他们。

    住在营幕中或在前进中的士兵都是属于我的,

    在战争的前夜许多人来找我,我不使他们失望。

    在那紧张严肃的夜间(那或者是他们的最后一夜了)那些知道我的人都来找我。

    当猎人独自躺在他的被褥中的时候,我的脸擦着他的脸,

    赶车入想着我就忘记了他的车辆的颠簸,

    年青的母亲和年老的母亲都理解我,

    女儿和妻子停针片刻忘记了她们是在什么地方,

    他们和所有的人都将回想着我所告诉他们的一切。

    48

    我曾经说过灵魂并不优于肉体,

    我也说过肉体并不优于灵魂,

    对于一个人来说,没有什么东西——包括上帝在内——比他自己更重大,

    无论谁如心无同情地走过咫尺的路程便是穿着

    尸衣在走向自己的坟墓,

    我或你钱囊中空无所有的人也可以购买地球上的精品,

    用眼睛一瞥,或指出豆荚中的一粒豆,就可以胜过古往今来的学问,任

    何一种行业,青年人都可以借之成为一个英雄。

    任何一件柔软的物质都可以成为旋转着的宇宙的中心。

    我对任何男人或女人说:让你的灵魂冷静而镇定地站立在百万个宇宙之前。

    我也对人类说:关于上帝不要寻根究底,因为我这个对于一切都好奇的人并不想知道上帝是什么东西,(没有言词能形容我对上帝和死是如何漠然。)

    我在每一件事物之中都听见和看见了上帝,但仍一点也不理解上帝,

    我也不能理解还能有谁比我自己更为奇异。

    为什么我还希望要比今天更清楚地看见上帝呢?

    我在二十四小时的每一小时甚至每一瞬间,都看见了上帝的一部分,

    在男人和女人的脸上,在镜子里面的我自己的脸上,我看见上帝,

    在大街上我得到上帝掷下的书信,每一封信都有上帝的签名,

    但我把这些信留在原来的地方,因为我知道不管我到哪里。

    永远将有别的信如期到来。

49

    至于死亡,给人以痛苦的致命的拥抱的你,

    你想来恐吓我是毫无用处的。

    助产医生毫不畏缩地来做他的工作,

    我看见他的老年人的手压挤着,接受着、支持着,

    我靠在精致柔软的门边,

    注视着出口,注意到痛苦的减轻和免除。

    至于你,尸体,我想你是很好的肥料,这我并不介意,

    我嗅着生长着的芳香的白玫瑰,

    我伸手抚摩叶子的嘴唇,我抚摩西瓜的光滑的胸脯。

    至于你,生命,我想你是许多死亡的遗物,

    (无疑我自己以前已经死过了一万次。)

    啊,天上的星星哟!我听见你在那里低语,

    啊,太阳哟,——啊,墓边的青草哟,——啊,永恒的转变和前进哟,

    假使你们不说什么,我又能说什么呢?

    秋天树林中的混浊的水塘,从萧瑟的黄昏绝岩降下来的月亮,

    摇动吧,白天和黑夜的闪光,——在垃圾堆里腐朽的茎叶上摇晃。

    伴着干槁的树枝的悲痛的谵语摇晃。

    我从月亮上升,我从黑夜上升,我觉出这膝胧的微光乃是午间的日光的

    反映,我要从这些大小的子孙走出,走到那固定的中心。

    50

    在我身上有点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

    一一但我知道它是在我身上。

    经过一阵痉挛出一阵汗,然后我的身体安静清凉,

    我入睡了——我睡得很久。

    我不知道它——它没有名字——它没有被人说出过,

    在任何字典里、言语里、符号里也找不到它。

    它所附着的某种东西更重要于我所居住的地球,

    创造是它的朋友,这个朋友的拥抱使我苏醒了。

    或者我还能说出更多的东西。纲要吧!我要为我的兄弟姊妹们辩护。

    我的兄弟姊妹们哟,你们看见了么?

    它不是混饨不是死亡,——它是形式、联合、计划——它是永恒的生命

    ——它是幸福。

    51

    过去和现在凋萎了——我曾经充满了它们,又倾空了它们,

    现在又要去装满将来的最近的一层。

    那里的听者哟!你有什么秘密告诉我呢?

    当我嗅着黄昏的边缘的时候,请正视我的脸。

    (老实说吧,没有别的任何人会听你讲话,而我也只能再作一分钟的停留了。)

    我自相矛盾吗?

    很好,我就是自相矛盾吧,

    (我辽阔广大,我包罗万象。)

    我专注意那些离我最近的人们,我坐在门槛上期待着。

    谁已经做完了他一天的工作?谁最快吃完了他的晚饭?

    谁愿意和我散步呢?

    在我走以前你想说什么话么?你要等到已经是太晚了的时候么?

    52

    苍鹰在附近飞翔着,他斥责我,怪我不该饶舌和游荡。

    我也一点没有被驯服,我也是不可解说的。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我的粗野的呼声。

    白天的最后的步履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形象投掷在其他一切形象的后面,如同它们一样的确实,把我

    丢在黑影里的野地它诱劝我走近雾霭和黑暗。

    我如空气一样地离去了,我对着将逝的太阳摇晃着我的白发,

    我把我的血肉大量抛进涡流之中,包在像花边一样的破布中漂流着。

    我将我自己遗赠给泥土,然后再从我所爱的草叶中生长出来,

    假使你要再见到我,就请在你的鞋底下找寻吧。

    .

    你也许将不知道我是谁,或者不明白我的意思,

    不过我仍将带给你健廉,

    将滤净和充实你的血液。

    要是你不能立刻找到我,你仍然应保持勇气,

    在一处错过了,还可到别处去寻觅,

    我总是在某个地方停留着等待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牛巴阅读网 - 提供课外书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图书章节均为网络搜集,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253993642#qq.com)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请牢记: www.new-8.com 牛巴课外书大全网 备案号:鲁ICP备1702609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