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自序正文

第四节 自序

  亦史氏曰,明兴垂三百载,治骎骎日以盛。而史事则学士家犹逊言之,木天金匮之藏,每乘舆代兴,则词臣云集而从事。既奏竣,扃之秘阁,即荐绅先生不得一目剽。周秦以来史臣有专职,述故其官与业,交相劝也。明之史臣伙矣,大概荐经筵侍从,既夺名山之晷,而前后有所编摩,俱奉尺一,其官如聚偶,其议如筑舍。非正三公而埒八座者,不得秉如椽焉。且明初史馆布衣亦尚与壇坫之末,其后非公车不敢望,又其后馆阁有专属,即公车之夋。或才如班范,未始以概进也。噫,明之于功令断断甚矣。故史日益以偷,垂三百载而无敢以左足应者。神宗时,陈文寭锐意于史,而史竟乌有,虽文寭不克襄事,脱幸而史,恐不堪为唐宋六朝役,何论雁行也。计其时琅邪新都云杜二三君子足任鞭弭,而曾不一收溲勃之用,又曷为史哉。故史至明,遂以秘而釀獈。泌阳之憸险也而史,江陵之严刻也而史,杨文贞董文简之褊忮也而史。史之权不有所欹,则有所避。盖棺事定,革除事已荡为飘风冷尘,泯没半不可问,而周之顽民,所脱然刷洗者十一耳。永陵议礼,至于今甲可乙否。聚讼之舌,敞而犹新,此将何以衷之也。定庆实录告成,俄而在事诸臣半削籍,甚则投缳谢世,以国家忠厚鸿庞,昌言无忌讳,而千载上腐刑余波,尚能及人,史不亦可畏哉。然则今之史,拘忌文法,柱枝耳目,盲之诬,淑之短,赤之俗。不但两两,江左前史出一家。唐太宗命诸臣为晋史,始割缀而不适于一。永叔为五代史则著,为新唐书则不甚著。天下事成于独而散于同,比比皆是也。明作者非一人,繁简予夺之间,得失相半。郑端简号为博雅,有其学矣,惜非其才。北地才而不史,琅邪欲史而隐忍以没,又其初皆不践承明之庐。云杜寄径非久,遂老薄书钱毂间,史才难得亦难失。当宁或任耳不复任目,则虽能史者,有摧谢规避,畴以身为射的哉,故予偶感明史而痛之,屡欲振笔,輒自惭怒臂,不敢称述。间窥诸家编年,于讳陋庐穴者,妄有所损益。阅数岁,衮然成帙,不遂灰弃,举而荐之铅椠,笑古人之未工忘己事之已拙,谅哉。虽然,尘饭涂羹,戏之云两。持以质大君子之门,方土龙芻狗之不若,何况乎绵蕞也。
 
  天启丙寅三月朔,谈迁书于枣林之容膝轩。
 
  此丙寅备稿,嗣更增定,独事凄咽,续以崇祯弘光两朝,而序仍之,终当覆瓿,聊谙于后,迁又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牛巴阅读网 - 提供课外书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课外阅读书籍章节均为网络搜集,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253993642#qq.com)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请牢记: www.new-8.com 牛巴课外书大全网 备案号:鲁ICP备1702609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