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活》书评:狂想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正文

《受活》书评:狂想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

    神雕侠的驴 评论 受活

    最近我看了许多文学理论性的文章,实质上,我没有一点文学修养,也不期望少一些理论性质的话语。但阎连科的“狂想现实主义”以及他的《受活》我确实想要说些东西。

    第一部小说应该是1992年的《夏日落》,我才知道中国有这么个小说家,好像还参过军。其后是《黑猪毛 白猪毛》,是近几年的小说,情节到现在还记得。镇长撞了人。大家争着抢着替他去顶罪,坐监狱,并以此为荣。经过重重决断,有人荣幸地担起了这份差事,就在他要去顶罪的时候,人们正在开欢送会的时候,镇长派人说,不用去了,事情摆平了。人们又顿觉失去了出头的机会。

    小说的讽刺意味很强。有些无厘头的戏剧效应。再以后就是这本《受活》。讲述一个全部由残疾人组成的村落,在县长决心从苏联买回列宁尸体的决策下,组成残疾人演出团挣钱,再失败,最后实现三十多年的愿望:脱离双槐县管辖,退社。描绘了那个山区封闭式的生活状态,和狂想政治家柳鹰雀的生涯。

    一、方言叙事、絮言插入

    文章在推进过程中,不断有絮言出现。有人以为这样绝妙,文章的整体格局不错。其实,在我看来,过多的方言以及絮言的插入,致使文章在叙事的时候造成了一定的阅读困难。当代作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比如毕飞宇的简短,离奇,干练。迟子建的长句,意味深长。贾平凹的老者风范。苍练。但是,就不一定非要加入方言。方言再文学中的运用历来就受争议。《受活》中平凡地运用也就罢了,但是过多的絮言解释就完全没有必要,絮言要述及的故事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转述出来,不一定非要争取文章格式个标新立异而制造不必要的阅读麻烦。不过,它营造出来的怪怪的感觉还是可以的,就算功过相抵。

    二、狂想现实主义

    谢有顺在《小说的逻辑、情理和说服力》中说,“很多人认为,在今天这个时代,信息丰富,经验林立,作家在写作中是不缺残料的,缺的是心灵的广度和梦想的能力——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尽然。心灵世界如何才能通达‘广阔和宏伟‘的境界,并非仅靠作家的空想和玄思就能完成的,他要接着许多结实的、坚固的物质材料积累和建筑。”“文学家们要用丰富的、可靠的材料来说服读者,从而使读者相信,世界就是如你在作品中讲述的那样。”而阎连科在《受活》的结尾说到,“请你不要相信什么‘现实’、‘真实’、‘艺术源于生活’、‘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等等那样的高谈阔论。”说,“现实主义是文学的真正墓地。”《受活》一书在讨论残疾人的生存问题上,完全夸大了现实生活,不切实际地将他们与“圆全人”分开,使其成为游离于世俗之外的群体,通篇文章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从而说残疾人是天堂(当然文正末尾我们也体会到作者说,受活庄也也一直没有受活过)。如果用生态批评的眼光分析此书,此书差不多就是败笔。

    三、逻辑性

    文章因为是在讲述残疾人,所以很多地方作者只是想当然的按自己的思维逻辑来讲述残疾。而事实上,文章开头几章完全是作者在“想当然”,如在十三页,柳鹰雀遇见菊梅的场景。原文大意如下,

    柳鹰雀远远就看见了一个人向这边走来,他看看就说是圆全人——菊梅,他很诧异,带进了又仔细看。

    我们稍加分析就会发现,逻辑混乱。柳鹰雀远远看看,没有缺胳膊少腿,就断言——圆全人。可能吗?文章后面我们将会看到,收活庄有很多聋子哑巴。那这里柳鹰雀没有听菊梅说话就知道人家是圆全人。那就说明柳鹰雀事先就将聋哑排在残疾人之外。

    好在,慢慢的文章也逐渐合了逻辑。

    要说的就这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牛巴阅读网 - 提供课外书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课外阅读书籍章节均为网络搜集,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253993642#qq.com)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请牢记: www.new-8.com 牛巴课外书大全网 备案号:鲁ICP备1702609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