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王01正文

俄狄浦斯王01

   俄狄浦斯王
   罗念生 译
   人 物(以上场先后为序)
   祭司——宙斯的祭司。
   一群乞援人——忒拜人。
   俄狄浦斯——拉伊奥斯的儿子,伊奥卡斯特的儿子与丈夫, 忒拜城的王,科任托斯城国王波吕波斯的养子。
   侍从数人——俄狄捕斯的侍从。
   克瑞昂——伊奥卡斯特的兄弟。
   歌队——由忒拜长老十五人组成。
   特瑞西阿斯——忒拜城的先知。
   童子——特瑞西阿斯的领路人。
   伊奥卡斯特——俄狄浦斯的母亲与妻子。
   侍女——伊奥卡斯特的侍女。
   报信人——波吕波斯的牧人。
   牧人——拉伊奥斯的牧人。
   仆人数人——俄狄浦斯的仆人。
   传报人——忒拜人。
   布景
   忒拜王宫前院。
   时 代
   英雄时代。
   一 开场
   [祭司携一群乞援人自观众右方上,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俄:孩儿们,老卡德摩斯的现代儿孙,城里正弥漫着香烟,到处是求生的歌声和苦痛的呻吟,你们为什么坐在我面前,捧着这些缠羊毛的树枝?孩儿们,我不该听旁人传报,我,人人知道的俄狄浦斯,亲自出来了。
     (向祭司)老人家,你说吧,你年高德劭,正应当替他们说话。你们有什么心事,为什么坐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忧虑,有什么心愿?我愿意尽力帮助你们,我要是不怜悯你们这样的乞援人,未免太狠心了。
   祭:啊,俄狄浦斯,我邦的君主,请看这些坐在你祭坛前的人都是怎样的年纪:有的还不会高飞;有的是祭司,像身为宙斯祭司的我,已经老态龙钟;还有的是青壮年。其余的人也捧着缠羊毛的树枝坐在市场里,帕拉斯的神庙前,伊斯墨诺斯庙上的神托所的火灰旁边。因为这城邦,像你亲眼看见的,正在血红的波浪里颠簸着,抬不起头来;田间的麦穗枯萎了,牧场上的牛瘟死了,妇人流产了;最可恨的带火的瘟神降临到这城邦,使卡德摩斯的家园变为一片荒凉,幽暗的冥土里倒充满了悲叹和哭声。
     我和这些孩子并不是把你看作天神,才坐在这祭坛前求你,我们是把你当作天灾和人生祸患的救星;你曾经来到卡德摩斯的城邦,豁免了我们献给那残忍的歌女的捐税;这件事你事先并没有听我们解释过,也没有向人请教过;人人都说,并且相信,你靠天神的帮助救了我们。
     现在,俄狄浦斯,全能的主上,我们全体乞援人求你,或是靠天神的指点,或是靠凡人的力量,为我们找出一条生路。在我看来,凡是富有经验的人,他们的主见一定是很有用处的。
     啊,最高贵的人,快拯救我们的城邦!保住你的名声!为了你先前的一片好心,这地方把你叫做救星;将来我们想起你的统治,别让我们留下这样的记忆:你先前把我们救了,后来又让我们跌倒。快拯救这城邦,使它稳定下来。
     你曾经凭你的好运为我们造福,如今也照样做吧。假如你还想像现在这样治理这国土,那么治理人民总比治理荒郊好;一个城堡或是一只船,要是空着没有人和你同住,就毫无用处。
   俄:可怜的孩儿们,我不是不知道你们的来意;我了解你们大家的疾苦:可是你们虽然痛苦,我的痛苦却远远超过你们大家。你们每人只为自己悲哀,不为旁人;我的悲痛却同时是为城邦,为自己,也为你们。
     我睡不找,并不是被你们吵醒,须知我是流过多少眼泪,想了又想。我细细思量,终于想到了一个唯一的挽救办法,这办法我已经实行。我已经派克瑞翁,墨诺叩斯的儿子,我的内兄,到福玻斯的皮托庙上去求问:要用怎样的言行才能拯救这城邦。我计算日程,很是焦心,因为他耽搁得太久,早超过适当的日期了,也不知他在做什么。等他回来,我若不是完全按照天神的启示行事,我就算失德。
   祭:你说的真巧,他们的手势告诉我,克瑞翁回来了。
   俄:阿波罗王啊,但愿他的神采表示有了得救的好消息。
   祭:我猜想他一定有了好消息;要不然,他不会戴着一顶上面满是果实的桂冠。
   俄:我们立刻可以知道;他听得见我们说话了。
     (克瑞翁自观众左方上。)
     亲王,墨诺叩斯的儿子,我的亲戚,你从神那里给我们带回了什么消息?
   克:好消息!告诉你吧:一切难堪的事,只要向着正确的方向进行,都会成为好事。
   俄:神示怎么样?你的话既没有叫我放心,也没有使我惊慌。
   克:你愿意趁他们在旁边的时候听,我现在就说;不然就到宫里去。
   俄:说给大家听吧!我是为大家担忧,不单为我自己。
   克:那么我就把我听到的神示讲出来:福玻斯王分明是叫我们把藏在这里的污染清除出去,别让它留下来,害得我们无从得救。
   俄:怎样清除?那是什么污染?
   克:你得下驱逐令,或者杀一个人抵偿先前的流血;就是那次的流血,使城邦遭了这番风险。
   俄:阿波罗指的是谁的事?
   克:主上啊,在你治理这城邦以前,拉伊俄斯原是这里的王。
   俄:我全知道,听人说起过;我没有亲眼见过他。
   克:他被人杀害了,神分明是叫我们严惩那伙凶手,不论他们是谁。
   俄:可是他们在哪里?这旧罪的难寻的线索哪里去寻找?
   克:神说就在这地方;去寻找就擒得住,不留心就会跑掉。
   俄:拉伊俄斯是死在宫中,乡下,还是外邦?
   克:他说出国去求神示,去了就没有回家。
   俄:有没有报信人?有没有同伴见过这件事?如果有,我们可以问问他,利用他的话。
   克:都死了,只有一个吓坏的人逃回来,也只能肯定亲眼看见的一件事。
   俄:什么事呢?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总可以从一件事里找出许多线索来。
   克:他说他们是碰上强盗被杀害的,那是一伙强盗,不是一个人。
   俄:要不是有人从这里出钱收买,强盗哪有这样大胆?
   克:我也这样猜想过;但自从拉伊俄斯遇害之后,还没有人从灾难中起来报仇。
   俄:国王遇害之后,什么灾难阻止你们追究?
   克:那说谜语的妖怪使我们放下了那没头的案子,先考虑眼前的事。
   俄:我要重新把这案子弄明白。福玻斯和你都尽了本分,关心过死者;你会看见,我也要正当的和你们一起来为城邦,为天神报复这冤仇。这不仅是为一个并不疏远的朋友,也是为我自己清除污染;因为,不论杀他的凶手是谁,也会用同样的毒手来对付我的。所以我帮助朋友,对自己也有利。
     孩儿们,快从台阶上起来,把这些求援的树枝拿走;叫人把卡德摩斯的人民召集到这里来,我要彻底追究;凭了天神帮助,我们一定成功——但也许会失败。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进宫,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下。
   祭:孩儿们,起来吧!我们是为这件事来的,国王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福玻斯发出神示,愿他来做我们的救星,为我们消除这场瘟疫。
   [众乞援人举起树枝随着祭司自观众右方下。
   二 进场歌[歌队自观众右方进场。
   歌队: (第一曲首节)宙斯的和祥的神示啊,你从那黄金的皮托,带着什么消息来到这光荣的忒拜城?我担忧,我心惊胆战,啊,得罗斯的医神啊,我敬畏你,你要我怎样赎罪?用新的方法,还是依照随着时光的流转而采用的古老仪式?请指示我,你神圣的声音,金色希望的女儿!
     (第一曲次节)我首先召唤你,宙斯的女儿,神圣的雅典娜,再召唤你的姐妹阿耳忒弥斯,她是这地方的守护神,坐在那圆形市场里光荣的宝座上,我还要召唤你,远射的福玻斯:你们三位救命的神,请快显现;你们先前解除了这城邦所面临的灾难,把瘟疫的火吹出境外,如今也请快来呀!
     (第二曲首节)唉呀,我忍受的痛苦数不清;全邦的人都病了,找不出一件武器来保护我们。这闻名的土地不结果实,妇人不受生产的疼痛;只见一条条生命,像飞鸟,像烈火,奔向西方之神的岸边。
     (第二曲次节)这无数的死亡毁了我们的城邦,青年男子倒在地上散布瘟疫,没有人哀悼,没有人怜悯,死者的老母和妻子在各处祭坛的台阶上呻吟,祈求天神消除这悲惨的灾难。求生的哀歌是这般响亮,还夹杂着悲惨的哭声;为了解除这灾难,宙斯的金色儿女啊,请给我们美好的帮助。
     (第三曲首节)凶恶的阿瑞斯没有携带黄铜的盾牌,就怒吼着向我放火烧来;但愿他退出国外,让和风把他吹到安菲特里忒的海上,或是不欢迎客人的特剌刻港口去;黑夜破坏不足,白天便来继续完成。我们的父亲宙斯啊,雷电的掌管者啊,请用霹雳把他打死。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第三曲次节)吕刻俄斯王啊,愿你那无敌的箭从金弦上射出去杀敌,帮助我们!愿阿耳忒弥斯点燃她的火炬,火光照耀在吕喀亚山上。我还要召唤那头束金带的神,和这城邦同名的神,他叫酒色的欧伊俄斯?巴克科斯,是狂女的伴侣,愿他也点着光亮的枞脂火炬来作我们的盟友,抵抗天神所藐视的战神。
   三 第一场俄:你是这样祈祷;只要你肯听我的话,对症下药,就能得救,脱离灾难。我对这个消息和这场灾难是不明白的,我只能这样说:如果没有一点线索,我一个人就追不了很远。我成为忒拜公民是在这件案子发生以后。让我向全体公民这样宣布:你们里头如果有谁知道拉布达科斯的儿子拉伊俄斯是被谁杀死的,我要他详细报上来;即使他怕告发了凶手反被凶手告发,也应当报上来;他不但不会受到严重的惩罚,而且可以安然离开祖国。如果有人知道凶手是外邦人,也不用隐瞒,我会重赏他,感激他。
     但是,你们如果隐瞒——如果有人为了朋友或为了自己有所畏惧而违背我的命令,且听我要怎样处置:在我做国王,掌握大权的领土以内,我不许任何人接待那罪人——不论他是谁——,不许同他交谈,也不许同他一块儿祈祷,祭神,或是为他举行净罪礼;人人都得把他赶出门外,认清他是我们的污染,正像皮托的神示最近告诉我们的。我要这样来做天神和死者的助手。
     我诅咒那没有被发现的凶手,不论他是单独行动,还是另有同谋,他这坏人定将过着悲惨不幸的生活。我发誓,假如他是我家里的人,我愿忍受我刚才加在别人身上的诅咒。
     我为自己,为天神,为这块天神所厌弃的荒芜土地,把这些命令交给你们去执行。
     即使天神没有催促你们办这件事,你们的国王,最高贵的人被杀害了,你们也不该把这污染就此放下,不去清除;你们应当追究。我如今掌握着他先前的王权;娶了他的妻子,占有了他的床榻共同播种,如果他求嗣的心没有遭受挫折,那么同母的子女就能把我们连结为一家人;但是厄运落到了他头上;我为他作战,就像为自己的父亲作战一样,为了替阿革诺耳的玄孙,老卡德摩斯的曾孙,波吕多罗斯的孙子,拉布达科斯的儿子报仇,我要竭力捉拿那杀害他的凶手。
     对那些不服从的人,我求天神不叫他们的土地结果实,不叫他们的女人生孩子;让他们在现在的厄运中毁灭,或者遭受更可恨的命运。
     至于你们这些忒拜人——你们拥护我的命令——愿我们的盟友正义之神和一切别的神对你们永远慈祥,和你们同在。
   歌队长:主上啊,你既然这样诅咒,我就说了吧:我没有杀害国王,也指不出谁是凶手。这问题是福玻斯提出的,它应当告诉我们,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俄:你说得对;可是天神不愿做的事,没有人能强迫他们。
   歌队长:我愿提出第二个好办法。
   俄:假如还有第三个办法,也请讲出来。
   歌队长:我知道,忒瑞西阿斯王和福玻斯王一样,有先见之明,主上啊,问事的人可以从他那里把事情打听明白。
   俄:这件事我并不是没有想到。克瑞翁提议以后,我已两次派人去请他;我一直在纳闷,怎么还没看见他来。
   歌队长:我们听见的已经是旧话,失去了意义。
   俄:那是什么话?我要打听每一个消息。
   歌队长:听说国王是被几个旅客杀死的。
   俄:我也听说;可是没人见到过证人。
   歌队长:那凶手如果胆小害怕,听见你这样诅咒,就不敢在这里停留。
   俄:他既然敢做敢为,也就不怕言语恐吓。
   歌队长:可是有一个人终会把他指出来。他们已经把神圣的先知请来了,人们当中只有他才知道真情。
   [童子带领忒瑞西阿斯自观众右方上。
   俄:啊,忒瑞西阿斯,天地间一切可以言说和不可言说的秘密,你都明察,你虽然看不见,也能觉察出我们的城邦遭了瘟疫;主上啊,我们发现你是我们唯一的救星和保护人。你不会没有听见报信人说过,福玻斯已经回答了我们的询问,说这场瘟疫唯一的挽救办法,全在我们能不能找出杀害拉伊俄斯的凶手,把他们处死,或者放逐幽境。如今就请利用鸟声或你所掌握的别的预言术,拯救自己,拯救城邦,拯救我,清除死者留下的一切污染吧!我们全靠你了。一个人最大的事业就是尽他所能,尽他所有帮助别人。
   忒:哎呀,聪明没有用处的时候,做一个聪明人真是可怕呀!这道理我明白,可是忘记了;要不然,我就不会来。
   俄:怎么?你一来就这么懊丧。
   忒:让我回家吧;你答应我,你容易对付过去,我也容易对付过去。
   俄:你有话不说;你的语气不对头,对养育你的城邦不友好。
   忒:因为我看你的话说得不合时宜;所以我才不说,免得分担你的祸事。
   俄:你要是知道这秘密,看在天神面上,不要走,我们全都跪下来求你。
   忒:你们都不知道。我不暴露我的痛苦——也是免得暴露你的。
   俄:你说什么?你明明知道这秘密,却不告诉我们,岂不是有意出卖我们,破坏城邦吗?
   忒:我不愿使自己苦恼,也不愿使你苦恼。为什么还要白费唇舌追问呢?你不会从我嘴里知道秘密的。
   俄:坏透了的东西,你的脾气跟石头一样!你不告诉我们吗?你是这样心硬,这样顽强吗?
   忒:你怪我脾气坏,却不明白你“自己的”同你住在一起,只知道挑我的毛病。
   俄:谁听了你这些不尊重城邦的话,能不生气?
   忒:我虽然保守秘密,事情也总会水落石出。
   俄:既然总会水落石出,你就该告诉我。
   忒:我决不往下说了;你想大发脾气就发吧。
   俄:是呀,我是很生气,我要把我的意见都讲出来:我认为你是这罪行的策划者,人是你杀的,虽然不是你亲手杀的。如果你的眼睛没有瞎,我敢说准是你一个人干的。
   忒:真的吗?我叫你遵守自己宣布的命令,从此不许再跟这些长老说话,也不许跟我说话,因为你就是这地方不洁的罪人。
   俄:你厚颜无耻,出口伤人。你逃得了惩罚吗?
   忒:我逃得了;知道真情就有力量。
   俄:谁教给你的?不会是靠法术知道的吧。
   忒:是你;你逼我说出了我不愿意说的话。
   俄:什么话?你再说一遍,我就更明白了。
   忒:是你没听明白,还是故意逼我往下说?
   俄:我不能说已经明白了;你再说一遍吧。
   忒:我说你就是你要寻找的杀人凶手。
   俄:你两次诽谤人,是要受惩罚的。
   忒:还要我说下去,使你生气吗?
   俄:你要说就说;反正都是白费唇舌。
   忒:我说你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和你最亲近的人可耻的住在一起,却看不见自己的灾难。
   俄:你以为你能这样说下去,不受惩罚吗?
   忒:是的,只要知道真情就有力量。
   俄:别人有力量,你却没有;你又瞎又聋又懵懂。
   忒:你这会骂人的可怜虫,回头大家就会这样回敬你。
   俄:漫长的黑夜笼罩着你的一生,你伤害不了我,伤害不了任何看得见阳光的人。
   忒:命中注定,你不会在我手中身败名裂;阿波罗有力量,他会完成这件事。
   俄:这是克瑞翁的诡计,还是你的?
   忒:克瑞翁没有害你,是你自己害自己。
   俄:(自语)啊,财富,王权,人事的竞争中超越一切技能的技能,你们多么受人嫉妒:为了羡慕这城邦自己送给我的权利,我信赖的老朋友克瑞翁,偷偷爬过来,要把我推倒,他收买了这个诡计多端的术士,为非作歹的化子,他只认得金钱,在法术上却是个瞎子。
     (向忒瑞西阿斯)喂,告诉我,你几时证明过你是个先知?那诵诗的狗在这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话,不拯救人民?它的谜语并不是任何过路人破得了的,正需要先知的法术,可是你并没有借鸟的帮助,神的启示显出这种才干来。直到我无知无识的俄狄浦斯来了,不懂得鸟语,只凭智慧就破了那谜语,征服了它。你要推倒我,站在克瑞翁的王位旁边。你想和那主谋的人一块儿清除这污染,我看见你是一定会后悔的。要不是看你上了年纪,早叫你遭受苦刑,叫你知道你是多么狂妄无礼!
   歌队长:看来,俄狄浦斯啊,他和你都是说气话。这样的话没有必要;我们应该考虑怎样好好执行阿波罗的指示。
   忒:你是国王,可是我们双方的发言权无论如何应该平等;因为我也享有这样的权利。我是罗克西阿斯的仆人,不是你的;用不着在克瑞翁的保护下挂名。你骂我瞎子,可是我告诉你,你虽然有眼也看不见你的灾难,看不见你住在哪里,和什么人同居。你知道你是从什么根里长出来的吗?你不知道,你是你已死的和活着的亲属的仇人;你父母的诅咒会左右的鞭打着你,可怕的向你追来,把你赶出这地方;你现在虽然看得见,可是到了那时候,你眼前只是一片黑暗。等你发觉了你的婚姻——在平安的航行之后,你在家里驶进了险恶的港口——那时候,哪一个收容所没有你的哭声?喀泰戎山上哪一处没有你的回音?你猜想不到那无穷无尽的灾难,它会使你和你自己的身分平等,使你和自己的儿女成为平辈。
     尽管骂克瑞翁,骂我瞎说吧,反正世间再没比你受苦的人了。
   俄:听了他的话,谁能忍受?(向忒瑞西阿斯)该死的东西,还不快退下去,离开我的家?
   忒:要不是你召我来,我根本不会来。
   俄:我不知道你会说这些蠢话;要不然,我决不会请你到我家里来。
   忒:在你看来,我很愚蠢;可是在你父母看来,我却很聪明。
   俄:什么父母?等一等!谁是我父亲?
   忒:今天就会暴露你的身分,也叫你身败名裂。
   俄:你老是说些谜语,意思含含糊糊。
   忒:你不是最善于破迷吗?
   俄:尽管拿这件事骂我吧,你总会从这里头发现我的伟大。
   忒:正是那运气害了你。
   俄:只要能拯救城邦,那也没什么关系。
   忒:我该走了;孩子,领我走吧。
   俄:好,让他领你走;你在这里又碍事又讨厌!你走了也免得叫我烦恼。
   忒:可是我要说完我的话才走,你不能伤害我。我告诉你吧,你刚才大声威胁,通令要捉拿的,杀害拉伊俄斯的凶手就在这里;表面看来,他是个侨民,一转眼就会发现他是个土生的忒拜人,再也不能享受他的好运了。他将从明眼人变成瞎子,从富翁变成乞丐,到外邦去,用手杖探着路前进。他将成为和他同住的儿女的父兄,他生母的儿子和丈夫,他父亲的凶手和共同播种的人。
     我这话你进去想一想;要是发现我说假话,再说我没有预言的本领也不迟。
   (童子领先知自观众右方下,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进宫。)
   四 第一合唱歌歌队: (第一曲首节)那颁发神示的得尔福石穴所说的,用血腥的手做出那最凶恶的事的人是谁呀?现在已经是他迈着比风也似的骏马还要快的脚步逃跑的时候了;因为宙斯的儿子已带着电火向他扑去,追得上一切人的可怕的复仇神也在追赶着他。
     (第一曲次节)那神示刚从帕耳那索斯雪山上响亮的发出来,叫我们四处寻找那没有被发现的罪人。他像公牛一样凶猛,在荒林中,石穴里流浪,凄凄惨惨的独自前进,想避开大地中央发出的神示,那神示永远灵验,永远在他头上盘旋。
     (第二曲首节)那聪明的先知非常的,非常的使我烦恼,我不能同意,也不能承认;不知说什么好!我心里忧虑,对现在和未来的事都看不清。直到如今,我从没有听说拉布达科斯家族和波吕玻斯的儿子之间有过什么争吵,可以用来作证据攻击俄狄浦斯的好名声,并且利用这没头的案子为拉布达科斯家族报复冤仇。
     (第二曲次节)宙斯和阿波罗才是聪明,能够知道世间万事;凡人的才智虽然各有高下,可是要说人间的先知比我精明,却没有确凿的证据。在我没有证实他的话是真的以前,我决不能同意谴责俄狄浦斯。从前那著名的,有翅膀的女妖逼近他的时候,我们看见过他的聪明,他经得起考验,他是城邦的朋友;我相信,他决不会有罪。
   五 第二场[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上。
   克:公民们,听说俄狄浦斯王说了许多可怕的话,指控我,我忍无可忍,才到这里来了。如果他认为目前的事是我用什么言行伤害了他,我背上这臭名,真不想再活下去了。如果大家都说我是城邦里的坏人,连你和我的朋友们也这样说,那就不单是在一方面中伤我,而是在许多方面。
   歌队长:他的指责也许是一时的气话,不是有意说的。
   克:他是不是说我劝先知捏造是非?
   歌队长:他说过,但不知是什么用意。
   克:他控告我的时候,头脑、眼睛清醒吗?
   歌队长:我不知道;我不明白我们的国王在作什么。他从宫里出来了。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俄:你这人,你来干什么?你的脸皮这样厚?你分明是想谋害我,夺取我的王位,还有脸到我家来吗?喂,当着众神,你说吧;你是不是把我看成了懦夫和傻子,才打算这样干?你狡猾地向我爬过来,你以为我不会发觉你的诡计,发觉了也不能提防吗?你的企图岂不是太愚蠢吗?既没有党羽,有没有朋友,还想夺取王位?那要有党羽和金钱才行呀!
   克:你知道怎么办么?请听我公正的答复你,听明白了再下判断。
   俄:你说话很狡猾,我这笨人听不懂;我看你是存心和我为敌。
   克:现在先听我解释这一点。
   俄:别对我说你不是坏人。
   克:假如你把糊涂顽固当作美德,你就太不聪明了。
   俄:假如你认为谋害亲人能不受惩罚,你也算不得聪明。
   克:我承认你说得对。可是请你告诉我,我哪里伤害了你?
   俄:你不是劝我去请那道貌岸然的先知吗?
   克:我现在也还是这样主张。
   俄:已经隔了多久了,自从拉伊俄斯——
   克:自从他怎么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俄:——遭人暗杀死去后。
   克:算起来日子已经很长了。
   俄:那时候先知卖弄过他的法术吗?
   克:那时候他和现在一样聪明,一样受人尊敬。
   俄:那时候他提起过我吗?
   克:我在他身边没听见他提起过。
   俄:你们也没有为死者追究过这件案子?
   克:自然追究过,怎么会没有呢?可是没有结果。
   俄:那时候这聪明人为什么不把真情说出来呢?
   克:不知道;不知道的是我就不开口。
   俄:这一点你总是知道的,应该讲出来。
   克:哪一点?只要我知道,我不会不说。
   俄:要不是和你商量过,他不会说拉伊俄斯是我杀死的。
   克:要是他真这样说,你自己心里该明白;正像你质问我,现在我也有权质问你了。
   俄:你尽管质问,反正不能把我判成凶手。
   克:你难道没有娶我的姐姐吗?
   俄:这个问题自然不容我否认。
   克:你是不是和她一起治理城邦,享有同样权力?
   俄:我完全满足了她的心愿。
   克:我不是和你们俩相差不远,居第三位吗?
   俄:正是因为这缘故,你才成了不忠实的朋友。
   克:假如你也像我这样思考,就会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首先你想一想:谁会愿意做一个担惊受怕的国王,而不愿又有同样权力又是无忧无虑呢?我天生不想做国王,而只想做国王的事;这也正是每一个聪明人的想法。我现在安安心心地从你手里得到一切;如果做了国王,到要做许多我不愿意做的事了。
     对我说来,王位会比无忧无虑的权势甜蜜吗?我不至于这样傻,不选择有利有益的荣誉。现在人人祝福我,人人欢迎我。有求于你的人也都来找我,从我手里得到一切。我怎么会放弃这个,追求别的呢?头脑清醒的人是不会做叛徒的。而且我也天生不喜欢这种念头,如果有谁谋反,我决不和他一起行动。
     为了证明我的话,你可以到皮托去调查,看我告诉你的神示真实不真实。如果你发现我和先知同谋不轨,请用我们两个人的——而不是你一个人的——名义处决我,把我捉来杀死。可是不要根据靠不住的判断,莫须有的证据就给我下罪名。随随便便把坏人当好人,把好人当坏人都是不对的。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抛弃他忠实的朋友,就等于抛弃他最珍惜的生命。这件事,毫无疑问,你终究是会明白的。因为一个正直的人要经过长久的时间才看得出来,一个坏人只要一天就认得出来。
   歌队长:主上啊,他怕跌跤,他的话说得很好。急于下判断总是不妥当啊!
   俄:那谋害者已经飞快地来到眼前,我得赶快将计就计。假如我不动,等着他,他会成功,我会失败。
   克:你打算怎么办?是不是把我放逐出境?
   俄:不,我不想把你放逐,我要你死,好叫人看看嫉妒人的下场。
   克:你的口气看来是不肯让步,不肯相信人?
   俄:……{原文在此处缺了一行}
   克:我看你很糊涂。
   俄:我对自己的事并不糊涂。
   克:那么你对我的事也该这样。
   俄:可是你是个坏人。
   克:要是你很愚蠢呢?
   俄:那我也要继续统治。
   克:统治得不好就不行!
   俄:城邦呀城邦!
   克:这城邦不单单是你的,我也有份。
   歌队长:两位主上啊,别说了。我看见伊俄卡斯忒从宫里出来了,她来得恰好,你们这场纠纷由她来调停,一定能很好地解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牛巴阅读网 - 提供课外书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课外阅读书籍章节均为网络搜集,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253993642#qq.com)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请牢记: www.new-8.com 牛巴课外书大全网 备案号:鲁ICP备1702609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