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王03正文

俄狄浦斯王03

牧:见过什么?你指的是哪个?
俄:我指的是眼前的人;你碰见过他没有?
牧: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不敢说碰见过。
信:主上啊,一点也不奇怪。我能使他清清楚楚回想起那些已经忘记了的事。我相信他记得他带着两群羊,我带着一群羊,我们在喀泰戎山上从春天到阿耳克图洛斯初升的时候做过三个半年朋友。到了冬天,我赶着羊回我的羊圈,他赶着羊回拉伊俄斯的羊圈。(向牧人)我说的是不是真事?
牧:你说的是真事,虽是老早的事了。
信:喂,告诉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给了我一个婴儿,叫我当自己的儿子养着吗?
牧:你是什么意思?干吗问这句话?
信:好朋友,这就是他,那时候是个婴儿。
牧:该死的家伙!还不快住嘴!
俄:啊,老头儿,不要骂他,你说这话倒是更该挨骂!
牧:好主上啊,我有什么错呢?
俄:因为你不回答他问你的关于那孩子的事。
牧:他什么都不晓得,却要多嘴,简直是白搭。
俄:你不痛痛快快回答,要挨了打哭着回答!
牧:看在天神面上,不要拷打一个老头子。
俄:(向侍从)还不快把他的手反绑起来?
牧:哎呀,为什么呢?你还要打听什么呢?
俄:你是不是把他所问的那孩子给了他?
牧:我给了他;愿我在那一天就瞪了眼!
俄:你会死的,要是你不说真话。
牧:我说了真话,更该死了。
俄:这家伙好像还想拖延时候。
牧:我不想拖延时候,我刚才已经说过我给了他。
俄:哪里来的?是你自己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
牧:这孩子不是我自己的,是别人给我的。
俄:哪个公民,哪家给你的?
牧:看在天神面上,不要,主人啊,不要再问了!
俄:如果我再追问,你就活不成了。
牧:他是拉伊俄斯家里的孩子。
俄:是个奴隶,还是个亲属?
牧:哎呀,我要讲哪怕人的事了!
俄:我要听那怕人的事了!也只好听下去。
牧:人家说是他的儿子,但是里面的娘娘,主上家的,最能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俄:是她交给你的吗?
牧:是,主上。
俄:是什么用意呢?
牧:叫我把他弄死。
俄:作母亲的这样狠心吗?
牧:因为她害怕那不吉利的神示。
俄:什么神示?
牧:人家说他会杀他父亲。
俄:你为什么又把他送给了这老人呢?
牧:主上啊,我可怜他,我心想他会把他带到别的地方——他的家里去;哪知他救了他,反而闯了大祸。如果你就是他所说的人,我说,你生来是个受苦的人啊!
俄:哎呀!哎呀!一切都应验了!天光啊,我现在向你看最后一眼!我成了不应当生我的父母的儿子,娶了不应当娶的母亲,杀了不应当杀的父亲。
[俄狄浦斯冲进宫,众侍从随入,报信人、牧人和众仆人自观众左方下。
十 第四合唱歌歌队: (第一曲首节)凡人的子孙啊,我把你们的生命当作一场空!谁的幸福不是表面现象,一会儿就消灭了?不幸的俄狄浦斯,你的命运,你的命运警告我不要说凡人是幸福的。
  (第一曲次节)宙斯啊,他比别人射得远,获得了莫大的幸福,他弄死了那个出谜语的,长弯爪的女妖,挺身做了我邦抵御死亡的堡垒。从那时候起,俄狄浦斯,我们称你为王,你统治着强大的忒拜,享受着最高的荣誉。
  (第二曲首节)但如今,有谁的身世听起来比你的可怜?有谁在凶恶的灾祸中,在苦难中遭遇着人生的变迁,比你可怜?
  哎呀,闻名的俄狄浦斯!那同一个宽阔的港口够你使用了,你进那里作儿子,又扮新郎作父亲。不幸的人呀,你父亲耕种的土地怎能够,怎能够一声不响,容许你耕种了这么久?
  (第二曲次节)那无所不见的时光终于出乎你意料之外发现了你,它审判了这不清洁的婚姻,这婚姻使儿子成为了丈夫。
  哎呀,拉伊俄斯的儿子啊,愿我,愿我从没有见过你!我为你痛哭,像一个哭丧的人!说老实话,你先前使我重新呼吸,现在使我闭上眼睛。
十一 退 场[传报人自宫中上。
传:我邦最受尊敬的长老们啊,你们讲听见多么惨的事情,将看见多么惨的景象,你们将是多么忧虑,如果你们效忠你们的种族,依然关心拉布达科斯的家室。我认为即使是伊斯忒耳和法息斯河也洗不干净这个家,它既隐藏着一些灾祸,又要把另一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些都不是无心,而是有意做出来的。自己招来的苦难总是最使人痛心啊!
歌队长:我们先前知道的苦难也并不是不可悲啊!此外,你还有什么苦难要说?
传:我的话可以一下子说完,一下子听完:高贵的伊俄卡斯忒已经死了。
歌队长:不幸的人啊!她是怎么死的?
传:她自杀了。这件事最惨痛的地方你们感觉不到,因为你们没有亲眼看见。我记得多少,告诉你多少。
  她发了疯,穿过门廊,双手抓着头发,直向她的新床跑去;她进了卧房,砰的关上门,呼唤那早已死的拉伊俄斯的名字,想念她早年生的儿子,说拉伊俄斯死在他手中,留下作母亲的给他的儿子生一些不幸的儿女。她为她的床榻而悲叹,她多么不幸,在那上面生了两种人,给丈夫生丈夫,给儿子生儿女。她后来是怎样死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俄狄浦斯大喊大叫冲进宫去,我们没法看完她的悲剧,而转眼望着他横冲直闯。他跑来跑去,叫我们给他一把剑,还问哪里去找他的妻子,又说不是妻子,是母亲,他和他儿女共有的母亲。他在疯狂中得到了一位天神的指点;因为我们这些靠近他的人都没有给他指路。好像有谁在引导,他大叫一声,朝着那双扇门冲去,把弄弯了的门杠从承孔里一下推开,冲进了卧房。
  我们随即看见王后在里面吊着,脖子缠在那摆动的绳上。国王看见了,发出可怕的喊声,多么可怜!他随即解开那活套。等那不幸的人躺在地上时,我们就看见那可怕的景象:国王从她袍子上摘下两只她佩带着的金别针,举起来朝着自己的眼珠刺去,并且这样嚷道:“你们再也看不见我所受的灾难,我所造的罪恶了!你们看够了你们不应当看的人,不认识我想认识的人;你们从此黑暗无光!”
  他这样悲叹的时候,屡次举起金别针朝着眼睛狠狠刺去;每刺一下,那血红的眼珠里流出的血便打湿了他的胡子,那血不是一滴滴地滴,而是许多黑的血点,雹子般一齐降下。这场祸事是两个人惹出来的,不只一人受难,而是夫妻共同受难。他们旧时代的幸福在从前倒是真正的幸福;但如今,悲哀,毁灭,死亡,耻辱和一切有名称的灾难都落到他们身上了。
歌队长:现在那不幸的人的痛苦是不是已经缓和一点了?
传:他大声叫人把宫门打开,让全体忒拜人看看他父亲的凶手,他母亲的——我不便说那不干净的话;他愿出外流亡,不愿留下,免得这个家在他的诅咒之下有了灾祸。可是他没有力气,没有人带领;那样的苦恼不是人所能忍受的。他会给你看的;现在宫门打开了,你立刻可以看见那样一个景象,即使是不喜欢看的人也会发生怜悯之情的。
[众侍从带领俄狄浦斯自宫中上。
歌队:(哀歌)这苦难啊,叫人看了害怕!我所看见的最可怕的苦难啊!可怜的人呀,是什么疯狂缠绕着你?是哪一位神跳得比最远的跳跃还要远,落到了你这不幸的生命上?
  哎呀,哎呀,不幸的人啊!我想问你许多事,打听许多事,观察许多事,可是我不能望你一眼;你吓得我发抖啊!
俄:哎呀呀,我多么不幸啊!我这不幸的人哪里去呢?我的声音轻飘飘的飞到哪里去了?命运啊,你跳到哪里去了?
歌队长:跳到可怕的灾难中去了,不可叫人听见,不可叫人看见。
俄:(第一曲首节)黑暗之云啊,你真可怕,你来势凶猛,无法抵抗,是太顺的风把你吹来的。
  哎呀,哎呀!
  这些刺伤了我,这些灾难的回忆伤了我。
歌队:你这做了可怕的事的人啊,你怎么忍心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是哪一位天神怂恿你的?
俄:(第二曲首节)是阿波罗,朋友们,是阿波罗使这些凶恶的,凶恶的灾难实现的;但是刺瞎了这两只眼睛的不是别人的手,而是我自己的,我多么不幸啊!什么东西看来都没有趣味,又何必看呢?
歌队:事情正像你所说的。
俄:朋友们,还有什么可看的,什么可爱的,还有什么问候使我听了高兴呢?朋友们,快把我这完全毁了的,最该诅咒的,最为天神所憎恨的人带出,带出境外吧!
歌队:你的感觉和你的命运同样可怜,但愿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人。
俄:(第二曲次节)那在牧场上把我脚上残忍的铁镣解下的人,那把我从凶杀里救活的人——不论他是谁——真是该死,因为他做的是一件不使人感激的事。假如我那时候死了,也不至于使我和我的朋友们这样痛苦了。
歌队:但愿如此!
俄:那么我不至于成为杀父的凶手,不至于被人称为我母亲的丈夫;但如今,我是天神所弃绝的人,是不清洁的母亲的儿子,并且是,哎呀,我父亲的共同播种的人。如果还有什么更严重的灾难,也应该归俄狄浦斯忍受啊。
歌队:我不能说你的意见对;你最好死去,胜过瞎着眼睛活着。(哀歌完)
俄:别说这件事做得不妙,别劝告我了。假如我到冥土的时候还看得见,不知当用什么样的眼睛去看我父亲和我不幸的母亲,既然我曾对他们做出死有余辜的罪行。我看着这些生出的儿女顺眼吗?不,不顺眼;就连这城堡,这望楼,神们的神圣的偶像,我看着也不顺眼;因为我,忒拜城最高贵而又最不幸的人,已经丧失了观看的权利了;我曾命令所有的人把那不清洁的人赶出去,即使他是天神所宣布的罪人,拉伊俄斯的儿子。我既然暴露了这样的污点,还能集中眼光看这些人吗?不,不能;如果有方法可以闭塞耳中的听觉,我一定把这可怜的身体封起来,使我不闻不见;当心神不为忧愁所扰乱时是多么舒畅啊!
  唉,喀泰戎,你为什么收容我?为什么不把我捉来杀了,免得我在人们面前暴露我的身世?波吕玻斯啊,科任托斯啊,还有你这被称为我祖先的古老的家啊,你们把我抚养成人,皮肤多么好看,下面却有毒疮在溃烂啊!我现在被发现是个卑贱的人,是卑贱的人所生。
  你们三条道路和幽谷啊,像树林和三岔路口的窄路啊,你们从我手中吸饮了我父亲的血,也就是我的血,你们还记得我当着你们做了些什么事,来这里以后又做了些什么事吗?
  婚礼啊,婚礼啊,你生了我,生了之后,又给你的孩子生孩子,你造成了父亲,哥哥,儿子,以及新娘,妻子,母亲的乱伦关系,人间最可耻的事。
  不应当作的事就不应当拿来讲。看在天神面上,块把我藏在远处,或是把我杀死,或是把我丢到海里,你们不会在那里再看见我了。来呀,牵一牵这可怜的人把;答应我,别害怕,因为我的罪除了自己担当而外,别人是不会沾染的。
歌队长:克瑞翁来得巧,正好满足你的要求,不论你要他给你家做什么事,或者给你什么劝告,如今只有他代你做这地方的保护人。
俄:唉,我对他说什么好呢?我怎能合理的要求他相信我呢?我先前太对不住他了。
[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上。
克:俄狄浦斯,我不是来讥笑你的,也不是来责备你过去的罪过的。
  (向众侍从)尽管你们不再重视凡人的子孙,也得尊敬我们的主宰赫利俄斯的养育万物之光,为此,不要把这一种为大地、圣雨和阳光所厌恶的污染,赤裸的摆出来。快把他带进宫去!只有亲属才能看、才能听亲属的苦难,这样才合乎宗教上的规矩。
俄:你既然带着最高贵的精神来到我这最坏的人这里,使我的忧虑冰释了,请看在天神面上,答应我一件事,我是为你好,不是为我好而请求啊。
克:你对我有什么请求?
俄:赶快把我仍出境外,扔到那没有人向我问好的地方去。
克:告诉你吧,如果我不想先问神怎么办,我早就这样做了。
俄:他的神示早就明白的宣布了,要把那杀父的,那不洁的人毁了,我自己就是那人哩。
克:神示虽然这样说的,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去问问怎样办。
俄:你愿去为我这么不幸的人问问吗?
克:我愿意去;你现在要相信神的话。
俄:是的;我还要吩咐你,恳求你把屋里的人埋了,你愿意怎样埋就怎样埋;你会为你姐姐正当的尽这礼仪的。当我在世的时候,不要逼迫我住在我的祖城里,还是让我住在山上吧,那里是因我而著名的喀泰戎,我父母在世的时候曾指定那座山作为我的坟墓,我正好按照要杀我的人的意思死去。但是我有这么一点把握:疾病或别的什么都害不死我;若不是还有奇灾异难,我不会从死亡里被人救活。
  我的命运要到哪里,就让它到哪里吧。提起我的儿女,克瑞翁,请不必关心我的儿子门;他们是男人,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不会缺少衣食;但是我那两个不幸的,可怜的女儿——她们从来没有看见我把自己的食桌支在一边,不陪她们吃饭;凡是我吃的东西,她们都有份——请你照应她们;请特别让我抚摸着她们悲叹我的灾难。答应吧,亲王,精神高贵的人!只要我抚摸着她们,我就会认为她们依然是我的,正像我没有瞎眼的时候一样。
  (二侍从进宫,随即带领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自宫中上。)
  啊,这是怎么回事?看在天神的面上,告诉我,我听见的是不是我亲爱的女儿们的哭声?是不是克瑞翁怜悯我,把我的宝贝——我的女儿们送来了?我说得对吗?
克:你说得对;这是我安排的,我知道你从前喜欢她们,现在也喜欢她们。
俄:愿你有福!为了报答你把她们送来,愿天神保佑你远胜过他保佑我。
  (向二女孩)孩儿们,你们在哪里,快到这里来,到你们的同胞手里来,是这双手使你们父亲先前明亮的眼睛变瞎的,啊,孩儿们,这双手是那没有认清楚人,没有了解情况,就通过生身母亲成为你们父亲的人的。我看不见你们了;想起你们日后辛酸的生活——人们会叫你们过那样的生活——我就为你们痛苦。你们能参加什么社会生活,能参加什么节日典礼呢?你们看不见热闹,会哭着回家。等你们到了结婚年龄,孩儿们,有谁来冒挨骂的危险呢?那种辱骂对我的子女和你们的子女都是有害的。什么耻辱你们少得了呢?“你们的父亲杀了他的父亲,把种子撒在生身母亲那里,从自己出生的地方生了你们。”你们会这样挨骂的;谁还会娶你们呢?啊,孩儿们,没有人会;显然你们命中注定不结婚,不生育,憔悴而死。
  墨诺叩斯的儿子啊,你既是她们唯一的父亲——因为我们,她们的父母,两人都完了——就别坐视她们,你的甥女,在外流浪,没衣没食,没有丈夫,别使她们和我一样受难。看她们这样年轻,孤苦伶仃——在你面前,就不同了——你得可怜她们。
  啊,高贵的人,同我握手,表示答应吧!
  (向二女孩)我的孩儿,假如你们已经懂事了,我一定给你们出许多主意;但是我现在只教你们这样祷告,说机会让你们住在哪里,你们就愿住在哪里,希望你们的生活比你们父亲的快乐。
克:你已经哭够了;进宫去吧。
俄:我得服从,尽管心里不痛快。
克:万事都要合事宜才好。
俄:你知道不知道我要在什么条件下才进去?
克:你说吧,我听了就会知道。
俄:就是把我送出境外。
克:你向我请求的事要天神才能答应。
俄:神们最恨我。
克:那么你很快就可以满足你的心愿。
俄:你答应了吗?
克:不喜欢做的事我不喜欢白说。
俄:现在带我走吧。
克:走吧,放了孩子们!
俄:不要从我怀抱中把她们抢走!
克:别想占有一切;你所占有的东西没有一生跟着你。
[众侍从带领俄狄浦斯进宫,克瑞翁、二女孩和传报人随入。
歌队长:忒拜本邦的居民啊,请看,这就是俄狄浦斯,他道破了那著名的谜语,成为最伟大的人;哪一位公民不曾带着羡慕的眼光注视他的好运?他现在却落到可怕的灾难的波浪中了!
  因此,当我们等着瞧那最末的日子的时候,不要说一个凡人是幸福的,在他还没有跨过生命的界限,还没有得到痛苦的解脱之前。
[歌队自观众右方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牛巴阅读网 - 提供课外书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课外阅读书籍章节均为网络搜集,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253993642#qq.com)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请牢记: www.new-8.com 牛巴课外书大全网 备案号:鲁ICP备17026095号-3